專訪|協鑫科技蘭天石:“我們把素描雕琢成了一幅畫”

http://www.aslph.com/newdetail/5560.html

2023-04-25    來源:能源嚴究院

2023年4月,一直以創新和科技為“殺手锏”而馳騁光伏藍海的協鑫科技(03800.HK)迎來更名一周年。在這家硅料龍頭17年的歷程中,過去一年注定將載入企業發展史。
更名后的協鑫科技容光煥發,一騎絕塵,365個日日夜夜里開足馬力,顆粒硅產能疾速攀升,產能也從2萬噸提升到30萬噸,在全球硅料市場中的占比從0迅速飆升到10%。截至目前,協鑫科技已投產和在建規劃總產能達70萬噸,形成華東、西南、西北三大區域的聯盟格局。
更為重要的是,協鑫科技的顆粒硅品質亦有顯著質的提升。該公司2022年度財報顯示,顆粒硅總金屬含量低于3ppbw產品比例由一季度的18.3%,提升至四季度的80.3%,截至今年3月已提升至96%??偨饘俸康陀?ppbw產品比例已超過75%。
而隨著產品品質的提升,以及產能逐步釋放,顆粒硅越來越受下游客戶的熱寵。協鑫科技財報顯示,2022年隆基、中環等前五大客戶901A采購增速大幅提升。其中,客戶A2022年第四季度的采購量環比增加200%以上。
一年前,鳳凰涅槃的協鑫科技為何要進行更名?又緣何能夠在短時間內取得如此成就?不久前,該公司聯席首席執行官蘭天石在接受「能源嚴究院」專訪時進行了回應。
從專訪中得知,協鑫科技之所以更名,與該公司的戰略轉型有關。
“隨著公司的體量越來越大,以及轉型升級的成功,我們認為原先的保利協鑫已無法承載公司未來的科技屬性和發展使命?!碧m天石說。
此外,這位年輕的首席執行官還首次向外界回顧了協鑫科技顆粒硅的研發歷程,并深度解析了協鑫科技之所以十幾年如一日地堅持顆粒硅路線背后深層次原因。
以下是專訪節選:
「能源嚴究院」:2022年4月,公司由保利協鑫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更名為協鑫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為什么要更名?決策過程是怎樣的?
蘭天石:更名“協鑫科技”強化了公司的科技屬性。通過11年顆粒硅的自主研發之路,公司之所以能夠在江蘇徐州這個高電價和高人力成本的地方鳳凰涅槃,依靠的正是科技。
通過對比棒狀硅和顆粒硅,我們得出的感悟是,走同質化的路只能往能源價格和人力成本更低的地方轉移,不可能留在長三角、珠三角等經濟發達地區。
未來如何把大規模的制造業留在這些發達地區,只能靠科技創新。2022年,我們的研發投入超16億元,占公司銷售收入的近5%。
實際上,我們更關注的是,當綠色能源時代到來,協鑫科技能夠為中國,乃至全球的低碳減排做什么?
我們希望以顆粒硅為核心的上下游都能夠享受低碳化。從2022年至今,協鑫科技主要的研發方向聚焦于不斷迭代顆粒硅,提升顆粒硅的品質。過去幾個季度,我們的進步曲線實現了跨越式增長,快速走過了棒狀硅需要30年才能走完的路。
這些成就背后的底層邏輯是科技和人才。協鑫科技有三大底色:科技協鑫、數字協鑫、綠色協鑫,在行動過程中,公司也是一直朝著這三個方向努力。
為了更名,公司內部進行了頭腦風暴,朱共山董事長也參與其中,并提了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要成為什么樣的協鑫?”圍繞著這個問題,最終得出的結論是要以“科技”作為公司最大的屬性,希望未來30年把科技的“底色”打造成“成長色”。
因此,隨著公司的體量越來越大,以及公司轉型升級的成功,我們認為原來的呼號保利協鑫無法體現公司未來的科技屬性。這個過程中,我們注重科技,注重研發投入和研發人才培養的基因得到進一步強化。
「能源嚴究院」:過去一年,協鑫科技有哪些變化?取得了哪些成就?
蘭天石:第一,顆粒硅的模塊化迅速成型;第二,顆粒硅品質快速爬升;第三,模塊化成型后,不斷迭代,持續降本。
從60分到90分很容易實現,但從90分到99分的難度就增加很多,而從99到99.9,難度系數會變得更大。顆粒硅目前處于從99到99.9的階段,每改善一個小數點都要付出比上一個點更為艱辛的努力。
形象地來說,在模塊化之前,我們是在畫素描,從素描中能夠看到雛形和輪廓,但如何讓它的顆粒度變得更細,如何讓這幅作品變得卓越,需要經過精益雕琢的過程。
從2022年至今,我們一直在為這幅藍圖上色,努力將它繪制得更細,而且這張藍圖我們會一直繪到底。
過去一年,我們的產能從2萬噸擴到了30萬噸。目前,顆粒硅的市場占有率約為10%左右,近三年的目標是30%左右。而當行業回歸理性的時候才是顆粒硅的爆發點,因為顆粒硅的品質更好,成本更低,碳減排更少。
品質方面,2022年顆粒硅總金屬含量低于3ppbw產品比例由一季度的18.3%,提升至四季度的80.3%,截至今年3月已提升至96%??偨饘俸康陀?ppbw產品比例已超過75%。
此外,顆粒硅綜合電耗優化至13.8kWh/ kg- Si,蒸汽耗量15.3kg/ kg- Si,人均產出量為133噸/ (人·年)。按照2022年顆粒硅產量45599噸計算,公司為國家節約電量21億千瓦時,為行業降低碳排放118萬噸。
「能源嚴究院」:既然創新的過程如此艱辛,那么協鑫科技當年為什么一定要堅持顆粒硅的研發?能否回顧下整個過程。
蘭天石:協鑫科技布局顆粒硅要追溯到2011年。
這一年,江蘇中能多晶硅四期項目投產,公司西門子法多晶硅產能超過7萬噸,占全球份額的27%,產能規模超過排名第二到第十名相加的總和。
當年,朱共山董事長敏銳地看到,未來協鑫是否也要走同質化道路?圍繞著這個問題,公司內部進行了頭腦風暴,董事長問大家,有沒有比棒狀硅更好的技術儲備,下一代新的技術在哪里?
全球在硅料環節其實只有兩種技術路線,一種是硅烷法,一種是西門子法。從第一性原理的角度來看,硅烷法的電耗更低,但大規模商業化的確很少。
原因主要是有兩個:第一,它的工藝更加復雜,因為硅烷是一種危險程度較高的氣體;第二,在制造過程中品質會有波動,它的運行會因為質量的波動而變得不穩定。
作為一項已經成型30年的技術路線,美國已經有兩個大廠正在生產,并且持續了十幾年。不過體量一直無法與棒狀硅正面對抗。
2011年,公司內部專門成立了一個獨立于西門子法之外的研發團隊,這個新的團隊從人事、供應鏈、設計、運營到安裝,完全獨立并自成體系。
當時,從公司內部抽調了100多名員工,開啟了顆粒硅的研發之路。經過5年研發,終于在2016年研發出顆粒硅,但品質還不夠好,運行不夠穩定,無法實現大規模商業化。
2017年,美國SunEdison公司因資金鏈問題破產重組,協鑫科技趁機將其收購,拿下該公司旗下FBR技術專利團隊和設備,由此成為當時中國唯一完整掌握FBR法生產顆粒硅技術的公司。

之后,公司將FBR法顆粒硅技術嫁接到公司的體系內,又經過三年研發,終于把顆粒硅推向了工業化。2019年,顆粒硅產品基本成熟,達到了商品應用的基礎條件,正式推向了市場,這意味著我們把素描雕琢成了一幅畫。
2021年,我們實現了顆粒硅2萬噸模塊化。這之后,顆粒硅的規?;_始提速,我們用了18個月,將顆粒硅產能從2萬噸擴產到30萬噸,三大基地齊頭并進。
「能源嚴究院」:從“素描”開始,到雕琢成“畫”,您認為協鑫科技鳳凰涅槃的秘訣在哪?
蘭天石:協鑫科技在朱共山董事長的帶領下,一直具有戰略耐性和戰術定力,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從“0”到“1”看上去很短,但如果把小數點往后放n位,實際上可以無限長,只要走不到“1” ,前面都是“0”。站在研發的角度,從第一性原理角度看上去能走得通的路徑,其商業化的過程往往十分漫長、痛苦且艱辛,甚至到最后依舊會失敗。
這個過程需要資本、人才的不斷投入,以及時間的等待,三個條件缺一不可,否則很難到孵化的階段。
比如說2011年成立顆粒硅研發團隊時,就把它變成一件開弓沒有回頭箭的事情,堅決讓這個團隊獨立發展,充分保障并提高科學家、工程師們的待遇。
即便是在2018-2019年市場最困難的時候,公司所有高管工資砍半,不拿獎金,但研發的費用一分不少,研發人員的工資和獎金一分不欠。
朱共山董事長的戰略耐性還體現在布局鈣鈦礦上。早在2017年,當光伏行業內還不了解鈣鈦礦技術時,協鑫科技就布局了鈣鈦礦產業,時至今日也已有七年之久,每年投入的研發費用按億計算。
如今,在鈣鈦礦上的戰略耐性開始有了回報。目前,新加坡淡馬錫、IDG、騰訊都入股了協鑫光電,鈣鈦礦備受資本青睞。
在半導體多晶硅上,協鑫同樣有戰略耐性。早在2015年,江蘇中能與ICE合資成立鑫華半導體,從事電子級多晶硅研發。第二年,鑫華半導體就突破國外技術封鎖,國內首條最大的5000噸級電子級多晶硅生產線開建。
2022年,鑫華半導體與TCL科技合作,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建設年產1萬噸電子級多晶硅項目。公司已成為迄今國內規模最大的半導體產業用電子級多晶硅批量穩定生產的高新技術企業,綜合實力躍居行業前列。
在協鑫,研發的地位非常高??茖W家和工程師們沒有硬性的KPI考核。因為朱共山董事長深知研發和KPI是天然的不等式,如果把一個強KPI的任務放在研發上,該任務注定會失敗,因為KPI注重的是短期利益,而研發追求的是長期利益。
這與朱共山董事長的理念有關。他始終認為企業若想長久發展,就必須把資源用在人才上,把人才用在研發上,33年來一直堅持并反復強調“再窮也不能窮科技”。